愿意签阴阳合同

2020-07-23 03:40

多家房企负责人表示,楼盘限价让“房号”成为含金量很高的稀缺资源,房企掌握绝对支配权,容易滋生寻租行为。《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研了解到,国内某知名房企在杭州有多个楼盘,目前尚未公开开盘,但房子已经多被关系户内定。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4月29日,南方某市一楼盘二期开盘,102平方米三居室、123平方米三居室、141平方米四居室的折后单价低至每平方米9500~11500元,甚至低于周边二手房价格,但买家需要捆绑购买一个30万元的车位,此外还要另加每平方米1000元的装修费。

方问禹 董建国 郑钧天 孔祥鑫 周强 王存福 高博 马姝瑞)

“我现在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帮别人买套房,基本上天天都有人打电话或者找上门来请我帮忙买房。去年大多数还帮得上忙,今年一季度以来,能够让他买上房就是天大的面子了。现在开发商让你买套房,等于直接送钱。”一家新房代销公司负责人坦言。

该知情人表示,开发商此举是为了绕开备案价限制的规定,变相涨价。虽然颇费周折,但也能挽回部分“损失”:从新房变成二手房,期间要承担房产总价约6.6%的增值税、个税,以及1%~3%的契税,但明显低于超过30%的“限价”价格差。

某地产项目营销总监吴某说,房企拿地成本、开发成本不一样,房子质量不一样,但要求低于市场价,甚至低于周边二手房价格的天花板价,“限价房”必会遭到哄抢,购房资格也成了“大蛋糕”,抢到就是赚到。

多位销售人员坦言,房源紧俏,买家也看好后市,愿意签阴阳合同,即便被政府查处,“大不了退还款项,房企也没有额外损失和风险”。

除了变相加价,一些房企还想方设法将“限价房”变身二手房,摆脱限价束缚。一家开发商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一些房企先将现房卖给企业内部员工,由其找到下家,以二手房价格出售后,再与公司分成。

东部某省份省会城市一楼盘2月份共成交498套房源,签约均价仅每平方米9338元,每平方米比周边在售二手房价格低约5000元,但实际上这些房源被该房企的股东方以备案价购买,转而以二手房形式再次售卖。本刊记者查阅二手房交易网站发现,该项目二手房源销售均价在1.5万元/平方米以上。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免责声明:

“许多人有房价还会涨的预期,买到即赚到,一些客户都是关系户。如一个楼盘只有130套房源,现在递条子的关系户就500人,最后我们只能通过关系户摇号的方式出售。”该房企东南区域公司营销中心负责人说。(文/记者

本刊记者走访该市某地多个全新楼盘发现,某套80平方米小三居单价每平米1.9万元、总价158万元,但该套房备案价仅为100万元。另一套64平方米两居总价是147.2万元,其中房子装修款高达64万元,捆绑销售一个16万元的车位。

在华北一些区县,政府对房价上涨有一定限制,新房预售备案实行“一房一价”,但由于需求强劲,楼盘成交价高于备案价格、开发商捆绑销售等行为,已成近乎公开的“潜规则”。本刊记者采访的某商品房政府备案价为每平方米1.9万元,但目前市场实际价格达到每平方米2.8万元。

一些地方出现加价新花样。华东某市一些热门楼盘以“茶水费”方式补足差价。比如某楼盘预售价格仅有9.5万元/平方米,远低于开发商预期的12万元/平方米,但该楼盘暗地加价每平方米1.2万元,多出来的钱是“茶水费”,以现金形式交给开发商委托的中介机构。据了解,“茶水费”超过50万元的楼盘不止一家。西南某楼盘利用房源供不应求进行“饥饿营销”,先让购房者缴纳10万元可退的意向金,有意购房者还需再缴纳10万元不能退的“诚意金”。

资讯排行